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黄站也枉然

请认准唯一合作:邮箱/skype:live:.cid.bf487edde4f2fe



第四十

    泾渭分明

    天寒地冻,北风呼啸。

    丘聚与谷大用在屋内围炉取暖,桌子上烫好了椒梧酒,几个热腾腾的砂锅

    支起,肉香阵阵。

    恰逢丁寿走近,谷大用乐道:「小子来的正好,肉刚到了火候,新鲜的驴

    挽口和羊白腰,老丘还着人弄来了龙卵,这可是珍奇玩意,来,咱爷们喝几盅

    。」

    丁寿脸色难看,喝酒他倒不在乎,问题是和这几个太监吃不到一块去,大

    正月的吃点扁食(饺子),嚼嚼驴头肉,这些宫裏的饮食习惯他觉得挺好,偏

    偏内宦们喜欢吃驴牛的那玩意儿,母的叫「挽口」,公的唤「挽手」,羊白腰

    就是羊蛋,至于「龙卵」,是挺难得的,纯白的马就不好弄,何况必须是白公

    马的蛋呢,这些东西丁寿倒是不忌讳,偶尔吃吃也算换口味,可架不住老吃啊

    ,二爷这阵子以形补形,被补得有点上火。

    「不扰二位公公雅兴,督公可在?」

    丘聚双掌在火炉前翻烤,眼皮微擡,扫了丁寿一眼道:「最近事多,公公

    有些乏神,如今在后堂静室听阿音抚琴,算算时候差不多了,你自去寻吧。」

    行至后堂,果然琴音方歇,唯有余音袅袅,绕梁不绝,室内传出刘瑾的声

    音,「咱家最近精神不济,你再多弹一曲吧。」

    雷长音语气平静,不带一丝波澜:「炷香时间已足够凝气安神,凡事过犹

    不及,公公神乏,当是心思太多,多奏一曲也是无益。」

    未几,雷长音已肩背琴囊,踱步而出,见了丁寿微笑点头,独自去了。

    丁寿暗暗咋舌,瞧人家这气度,敢这麽撅刘瑾面子,东厂裏雷长音是独一

    份,这位二铛头的存在感很低,每日只是爲刘瑾抚琴,也从不多弹,只限一炷

    香的时间,他也不得不承认,听雷长音的琴声的确受益匪浅,就以自身来说,

    被朱允炆强行打通奇经八脉,功力大增,可自身心境却远配不上修爲,就如同

    一个乞丐突然得了巨额财富不晓得怎麽花一样,而常闻雷长音抚琴,恰能让他

    平心静气,筑本培元,虽如今好处不显,但得失自在其心。

    「进来吧。」刘瑾的声音从裏面传出,透着一丝疲惫。

    丁寿踏步而入,见刘瑾斜靠在软塌上闭目养神,轻轻道:「公公近来辛苦

    ?」

    两手轻轻揉按太阳穴,刘瑾道:「还不是银子闹得,京郊祭祀,文武百官

    赏赐,还得筹备着万岁爷的大婚,内库那点银子经不起折腾,偏偏朝鲜这个时

    候又来朝贡,刚改元便有外藩来朝,皇上高兴,还要给额外赏赐。」

    各国朝贡也不是说来就来,大明按照远近亲疏发给勘合,朝鲜一年三贡,

    琉球二年一贡,安南和暹罗等东南亚国家三年一贡,还有西域撒马尔罕五年一

    贡,至于日本那不招人待见的十年一贡,当然没到贡期你非腆着脸来,大明最

    多申饬一番,也就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   「不知朝鲜这次朝觐所爲何来?」

    虽说来者不拒,来朝贡的时候总会找点理由,贺寿的,贺佳节的,求册封

    的,谢恩的,献物的,永乐年间还有往大明送处女和宦官的,那时候整容技术

    又没现在这麽发达,偏赶着永乐皇帝还是个较真的,专门派人到朝鲜一趟,告

    诉朝鲜君臣这次送的处女质量不怎麽样,念在你们一片诚心,爷勉爲其难收下

    了,再送来的时候记得好好挑挑,不知道朱老四是不是当婊子立牌坊,提上裤

    子不认账,反正明初期皇帝内宫裏从不乏朝鲜嫔妃。

    刘瑾不疑有他,说道:「除了贺正旦,还带了份朝鲜国主李?的亲笔表章

    ,说哀其世子夭亡,悲恸成疾,奏请以国事付其弟李怿,请天朝册封等云云。

    」

    前脚逼人退位,后面就让人亲笔说让位,朝鲜这手玩的绝啊,丁寿幽幽道

    ;「海东之事怕没这麽简单。」

    「哦,」刘瑾扫了他一眼,「你有什麽消息?」

    丁寿俯下身,在刘瑾耳边轻声说了来由,刘瑾一下坐起,「此事当真?」

    「还需与朝鲜来使对证,想来不会差。」

    刘瑾站起身来,来回踱步,「你怎麽想的?」

    「属下以爲朝鲜无论谁爲国主都不会悖离大明,不过既

    ╰寻?回◥地◢址∶百喥╓弟¨—?╒板?zんu◢综△合∶社∶区°

    有这个把柄,放过

    实是可惜,不若以此要挟李

    ?寻○回?地▽址Δ百喥╝弟§—△板?zんu∵综▲合○社◆区ξ

    怿,奉献财物以解内库燃眉之急,至于那张绿水麽

    ……」朝鲜后妃只肏一次怎麽够,丁寿脸带坏笑:「就交由属下看管,您老看

    如何?」

    瞧着丁寿一脸淫笑,刘瑾已知其意,摇头道:「小子,你若是老想着裤裆

    裏那点事儿,咱家可真不放心把担子交给你。」

    丁寿欲言,刘瑾挥手止住,「朝鲜的确不敢背明自立,可感恩怀德与心怀

    怨愤不可同日而语,你的做法太小家子气。恩莫大于複国,若是能帮李?複位

    ,他终生必心系大明,莫敢忘恩。」

    「至于李怿,」刘瑾冷笑道:「篡位没错,他最大的错误是不该瞒哄皇上

    ,欺骗大明。」

    「是,属下见识浅薄,请公公责罚。」丁寿躬身道。

    「还有一点,」轻笑一声,刘瑾又道:「朝鲜那穷乡僻壤的,也没什麽油

    水可榨。」

    还真是,朝鲜地方不小,物産却不多,明朝赐给朝鲜的赏赐中常有书籍、

    衣冠等物,单就是赐给朝鲜王妃的珠冠,所用大小珍珠七千多颗,以朝鲜的工

    艺莫说做不出来,就是做出来朝鲜的国库也得立刻见底。朱元璋最初定下的朝

    鲜贡品中有金银之物,数量不多,已让朝鲜君臣苦不堪言,幸好朝鲜上边有人

    ,那些太监没白送,朝鲜籍太监尹凤多次谏言,才将金银从贡单中裁撤。

    「那下步该如何……」丁寿问道。

    「明日万岁爷乾清宫召对,议朝鲜之事,在这之前,把这事落实了。」刘

    瑾靠在榻上重新闭目道。

    礼部会同馆有南北两馆,各有东西前后九照厢房,翌日一早,丁寿便带着

    一队锦衣校尉来拜访朝鲜使节。

    「昨日本官有公务在身,失了礼数,今日登门赔罪,

    △寻⊿回¨网μ址╛百╙喥▼弟∵—∶板☆zんu╔综△合◎社ζ区§

    还请贵使恕罪。」丁

    寿满脸笑意,像极了给鸡拜年的黄鼠狼。

    「大人言重,小臣惶恐,大人大驾光临,馆驿内蓬荜生辉,请入内奉茶。

    」李继福执礼甚恭。

    两人落座,四名身穿飞鱼服的锦衣校尉在廊下抱刀而立,李继福心中嘀咕

    ,昨日已从熊绣口中得知这位是朝廷新贵,今日一早过来,莫不是索贿。

    仆从送上香茗,李继福请茶,丁寿微笑颔首,托起茶碗,用拇食二指揭开

    碗盖,轻嗅茶香,似乎不经意道:「听闻李大人出身青海李氏,乃朝鲜望族。

    」

    「正是。」说起自家祖宗,李继福颇有得意,「先祖讳之兰公以擅射闻名

    ,敝国太祖爱其勇猛,结爲兄弟,辅佐太祖共创基业,遂有青海李氏之基。」

    见丁寿只顾用碗盖撩拨漂浮在茶汤中的茶叶,似乎对他所言毫不在意,李

    继福心中没底,索性再拉个交情,「说起来家祖与天朝还有些渊源。」

    「哦?愿闻其详。」丁寿漫不经心的饮了一大口茶,早上吃鹹了,二爷好

    不容易才把茶晾凉。

    李继福向斜上方一拱手,道:「家祖乃鄂王岳武穆之后。」

    「噗——」一口茶水喷了出去,丁寿来不及擦衣襟的水渍,「你祖先是岳

    飞!?」

    见丁寿失态,李继福相当得意,「正是。」

    丁寿有点恍惚,觉得是不是最近挽口和挽手吃多了,火顶的脑子有点不清

    楚,仔细回忆了下昨晚上张绿水含着自己老二讲得青海李氏根源,迟疑道:「

    李之兰不是本名佟豆兰,原系女真人,入了朝鲜才改姓李氏?」

    「荒谬!」李继福仿佛受了极大的侮辱,「先祖乃华夏苗裔,岂是夷狄野

    人可比,故岳武穆公有五子:云、雷、霖、震、霆,之兰公乃霆公之后,昔日

    岳武穆含恨风波亭,爲奸人所害,霆公潜入金国受官并娶妻生子,方有今日之

    青海李氏……」

    「够了!」一声大喝将李继福吓瘫在椅子上。

    岳飞的儿子跑金国当官,扯淡也该有个限度,你祖宗是岳飞,那爷们在东

    厂一天到晚给你祖宗上香,老子是不是要跟你拜个把子,丁二爷头上满是黑线

    ,索性单刀直入,「你可认得这是何人?」

    李继福正被吓得六神无主,闻言见廊下一个锦衣校尉走了进来,头上纱帽

    一摘,满头秀发飘散,明豔不可方物。

    「你,你是张淑容,你不是已经死了麽?」李继福不想白日见鬼,面色煞

    白。

    「认出来就好,来人,封锁会同馆,无本官手令,不得任何人出入。」一

    把揪起李继福,丁寿狞笑道:「李大人麽,随本官面圣去。」

    「朝鲜李?请封其弟李怿,通国臣民皆无异词,?母妃亦奏称怿长且贤,

    堪付重寄,皇上以爲如何?」

    乾清宫西暖阁内,三位阁老坐在椅子上与正德议事,这都是弘治爷惯出来

    的毛病,朱佑樘敬重老臣,议事的时候全都赐坐,君臣间坐在一起把事商量定

    了,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走遍啓奏準奏的程序,时候久了帝王威仪和神秘感也就

    无存了,当然,以后嘉靖走了另一个极端,什麽旨意都不说明白,让大臣猜着

    玩,严嵩因爲猜得準,所以最得信重。

    「岂有因丧子而弃国者,命怿权理国事,俟?卒后乃封。」朕还不想被关

    在这皇宫裏,出去好好看看这大明天下呢,想撂挑子,等死了以后吧。小皇帝

    心中不无恶意的遐想。

    几人对视一眼,李东阳开口道:「陛下,臣以爲李?以痼疾辞位,李怿以

    亲弟承托,接受既明,友爱不失,宜顺其请才是。」

    「这个吗……」不答应朝鲜所请,只是正德心理恶作剧,倒是无所谓,想

    开口应承,刘瑾快步走了进来,「陛下,锦衣卫指挥佥事丁寿有事禀奏。」

    待得丁寿入内,将事情来龙去脉一讲,正德大怒,群臣变色,立即将那位

    自称岳家小将的李继福和张绿水宣了上来。

    张绿水进了暖阁,盈盈拜倒:「臣妾张绿水叩见皇帝陛下。」张绿水有二

    品淑容诰命,是以自称爲臣。

    暖阁衆人打量跪倒女子,肌肤如雪,玉立亭亭,谢阁老撚撚胡子,暗道这

    女子比自家的一妻六妾更爲豔丽,不想海东小国竟有如此佳丽。

    正德盯着张绿水一瞬不瞬,丁寿暗道要遭,小皇帝不是看上这娘们了吧,

    擡眼看看自己头上乌纱,有些要绿的样子。

    「兀那女子,这身打扮从何而来?」正德开口,丁寿好悬没栽倒。

    张绿水着急觐见来不及更衣,身上飞鱼服又是僭越,临进殿时套了件无袖

    透风纱,如今衬得英姿飒爽,引得小皇帝侧目。

    刘瑾低咳了一声,正德神思才回到正轨,他如今连大婚都没有,哪懂得男

    女之事,不像某千古一帝,这岁数的时候孩子都几岁了,「有何事禀奏?」

    「臣夫李?爲叛贼所囚,性命危在旦夕,恳请陛下念夫素怀忠义,服侍大

    明,即刻施以援手,解臣夫于倒悬。」

    「李继福,乱臣谋逆,尔可知罪?」

    「陛下,休听这祸国妖女之言。」李继福磕头如捣蒜,「昏主李?倒行逆

    施,毁佛灭儒,定寸斩、炮烙、拆胸、碎骨飘风之酷刑,改名刹爲妓院,兴士

    祸诛杀名士,秽乱宫廷,悖逆人伦,敝国百姓无日不受熬煎,臣等反正乃无奈

    自保之举啊。」

    声泪俱下,君臣动容。

    刘健怒道:「如此昏主,岂可牧守一方,爲百姓谋福,理当废之。」

    「李怿等人虽有悖逆之举,也属情有可原。」李东阳接口道。

    谢迁定论:「下旨申饬朝鲜,令李怿谢罪便是,另将此妖女直接发入教坊

    或与功臣爲奴。」

    几位阁老一人一语将这事就要定下来,张绿水面露惊慌,丁寿开口欲言,

    刘瑾却不温不火道:「老奴有言,啓奏陛下。」

    正德点头示意,刘瑾道:「李?袭爵外藩已十二载,李怿即系亲眷,则爲

    该国之臣。君臣既有定分,冠履岂容倒置。即使李?果真不道,

   

    亦应听大妃具

    奏,待中国更置。如今以臣篡君,以弟废兄,又妄言欺哄,李怿之心不但无?

    ,且无中国,更无陛下。」

    朱厚照越听脸色越是难看,「贼子欺我太甚,何人爲朕声讨其罪?」

    丁寿兴奋道:「臣愿效班定远,率兵伐罪,以振王纲。」

    「好,爱卿果系忠臣,朕命你率军……」

    李东阳开口道:「陛下不可。」

    正德不满道:「朝鲜逆臣如此欺君,李阁老还不欲加罪麽?」

    「臣不敢。」李东阳自顾道:「朝鲜得太祖赐名朝日鲜明立国,《皇明祖

    训》永不征伐,即便有过,亦不应兵戈相加。」

    谢迁嘿嘿笑道:「丁佥事欲效班定远,果然胸存大志,定远侯班超昔日使

    团三十六人号令西域五十余国,横行异域三十一载,莫敢不从,今之朝鲜不过

    一海东藩国,有丁佥事这般少年英雄出马,必然传檄而定。」

    什麽意思,让我带三十多人去帮人複国,当我是superman,就是

    真把裤衩穿外面,人家都站着不动让我砍,也得被活活累死,丁寿刚要反唇相

    讥,刘瑾冷笑道:「谢阁老不必激将,厂卫中人才济济,不须靡费,三十人足

    矣。」

    呃,这死人妖要让老子客死异乡,丁寿眼神都开始不善,正德听闻后以爲

    他二人早有定计,点头道:「好吧,就依老刘的意思办吧。」又对丁寿道:「

    你快去快回,赶着回来参加朕的大婚。」

    我估计自己的亲事都只能在下面办了,正德君臣和张绿水等都散净后,丁

    寿幽怨道:「公公,真的只让我带三十人去朝鲜?」

    「没错。」不等丁寿开口,刘瑾继续道:「人是没有了,咱家可以给你点

    别的……」

    松鹤楼的一间临窗雅间内,丁寿与王廷相楚河汉界,杀的不亦乐乎,江彬

    立在一旁观战。

    「炮八平五,将。」丁寿一子落定,江彬哈哈大笑。

    王廷相棋力本是不错,奈何丁寿后世读了几本《橘中秘》,《梅花谱》,

    奇招不断,刚刚设计了一番「弃马十三杀」,十三着大局已定,初次临敌输的

    莫名其妙,郁闷不已。

    这时王守仁挑帘而进,「几位何故如此开心?」

    「伯安兄来的正好,久闻你年少时便棋力高超,且来替小弟教训他莫要目

    中无人。」王廷相唤着王守仁表字道。

    王守仁看了棋盘一眼,笑道:「恐不能成人之美,某幼时玩物丧志,屡教

    不改,家严一怒之下将象棋尽数投河,小弟顿悟,作诗明志,从此不再下棋。

    」

    「哦,不知所作何诗,小弟可有耳福听闻。」丁寿笑着让座。

    「游戏之作尔,恐辱尊听。」王守仁坐下,开口吟道:「象棋终日乐悠悠

    ,苦被严亲一旦丢。兵卒坠河皆不救,将军溺水一齐休。马行千裏随波去,象

    入三川逐浪游。炮响一声天地震,忽然惊起卧龙愁。」

    「忽然惊起卧龙愁……」丁寿低声念了几句,「王兄少年便自比卧龙,存

    淩云壮志,小弟佩服。」

    「少年心性,不羁散漫,如今思来实是惭愧。」王守仁淡淡道。

    「哈哈……」王廷相大笑道:「王氏门风不媚世俗,不阿权贵,令尊推崇

    存斋先生心学,尤擅制心,你王阳明若无几分豪迈天性,又怎称得上王氏子弟

    。」

    「啪嗒」,丁寿手中把玩的棋子坠地,仿佛不认识王守仁的盯着他看,「

    伯安兄就是王阳明!?」

    二人错愕的对视一眼,王廷相道:「伯安兄弘治十五年告病归越,于道家

    第十洞天会稽山阳明洞筑庐读书,遂自号阳明子,丁兄不知麽?」

    我太tm知道了,王阳明啊,立功、立德、立言,可以和孔子并称的人物

    ,日本维新重臣无一不是心学门徒,号称「军神」的东乡平八郎一生俯首拜阳

    明,那位蒋校长退守孤岛后,爲纪念他将台北市郊的山区改名阳明山,这样的

    人物竟在我身边坐着,这不是白日捡到宝麽。

    「啊,这个,小弟孤陋寡闻,实在不知。」丁寿错开话题搪塞道:「子衡

    兄唤我等前来,人已齐聚,不知所爲何事?」

    王廷相看了眼坐在一边的江彬,道:「就是议一议宣府军功具结的事。」

    江彬头一次和几个文官共坐一桌,浑身拘谨,满是不自在,听得是关于自

    家的事,心又提了起来:「可是又出了波折?」

    「倒是没有,军报有宣府巡抚、总兵及镇守中官首肯,考功自是无碍,文

    书已经批下,无非奖功罚过尔尔,只是万岁关注此事,定要追究延误之罪。」

    王廷相缓缓道:「兵部此事的确处置失当,贻误军机,罪名可大可小,万岁若

    不满意,兵部上下难免一番动蕩,今日便是商讨如何定罪处置。」

    王守仁接口道:「其实黄主事也不是有意拖延,实是宣府有人请托,要他

    将这事缓缓处置,他乐做顺水人情,的确有些不知轻重,贤弟乃万岁近臣,此

    番又是由你向皇上进言,若由你上疏皇上必能纳谏,愚兄想向你讨个人情,息

    事甯人。」

    丁寿皱了皱眉,按他的意思把那姓黄的抄家问斩都不爲过,奈何眼前二人

    在文华殿有回护之情,又刚知王守仁竟是曆史牛人,心中颇有拉拢之意,但若

    给了二人面子,怕又会伤了故交之情,转首问道:「三哥,你看这事该怎麽办

    ?」

    江彬自打听了王守仁的话后就神色不安,听丁寿问话一愣,「啊?什麽?

    哦,只要文书批下,某这裏就没什麽打紧,一切听小郎的。」

    闻言丁寿捶拳道:「既如此……,就定爲兵部职方司主事黄昭处事不当,

    罚俸三月,兵部其余人等引以爲戒,二位兄长以爲如何?」

    这个面子给的够大,王守仁拱手道:「某替兵部同仁谢过了。」

    「别急着谢,小弟也有事相求。」丁寿脸带坏笑道:「二位兄长可知小弟

    将出使朝鲜?」

    二人点头,六科办事就在皇城之中,王守仁之父王华又在礼部任职,这事

    算不得机密。

    「那可知其中隐情?」

    二人相顾茫然。

    丁寿便将朝鲜宫变之事简述一番,开口道:「海东爲使,凶险自不待言,

    曆来使朝之人不爲中官便是进士出身,小弟身爲武职,怕引起朝鲜警觉,欲奏

    请一人爲正使,二位兄长可有暇海东一行?」

    「愚兄少年时曾随家严领略边塞风光,辽东风情却无缘得见,难得有此机

    缘,怎能错过。」王守仁笑道。

    王廷相皱眉,「伯安,你身患吐血疾未愈,岂能耐辽东苦寒,这番机缘还

    是让给我吧。」

    二人不计风险,勇于任事,丁寿暗自钦佩,劝解道:「伯安兄既然痼疾在

    身,此番便劳烦子衡兄吧。」

    王守仁还要开言,丁寿道:「兄长放心,小弟这不安分的性子,保不齐还

    要出使西域,到时再劳您大驾,如何?」

    几人大笑,大事议定,丁寿欲与王廷相重开战局,江彬神色不甯,开言道

    :「小郎,既然兵部文书已下,某就即刻赶回宣府,不在京师耽搁了。」

    丁寿取笑道:「怎麽三哥,想念家中那娇滴滴的小娘子了?」

    「休要说笑,」江彬神色郑重道:「听你所言,此番出使吉凶难蔔,待某

    複命后便赶来助你一臂之力。」

    丁寿感动道:「多谢三哥挂念,你军职在身,多有不便,朝鲜毕竟爲大明

    藩属,不敢爲难天使,好意心领了。」

    江彬点点头,「有机会回家中一趟,家裏人对你多有挂念。」

    苦笑点头,丁寿心道我倒是想,如今大哥还没找到,哪有脸回去,他早已

    交待锦衣卫十四千户所,画影图形寻找丁鹤,怎料丁鹤如泥牛入海,蹤影全无

    。

    送走江彬,几人重新落座,王守仁观二人对战,突然开口道:「贤弟,你

    因何故入的东厂?」

    丁寿专心棋局,随口道:「一饭之恩。」

    「哦?愿闻其详。」王廷相走了一步棋道。

    这也没什麽见不得人的,丁寿遂将如何与刘瑾相遇,到京师还债,请刘瑾

    寻兄等进入东厂的事交待了一番。

    二王对视一眼,王廷相道:「愚兄有一言相劝。」

    见他说得郑重,丁寿笑道:「兄长但讲无妨。」

    「自古以来权阉奸宦无有下场,党附者也多难保全首尾,贤弟允文允武,

    乃栋梁之才,何必屈膝阉宦之下。」

    见二人目光炯炯,丁寿坐直了身子,道:「莫说刘公公对我有知遇之恩,

    就是朝中诸公皆视我爲佞幸小人,不托庇东厂,小弟往何处去?」

    「朝中诸公并非量狭之人,有家父说和,必能捐弃前嫌,届时贤弟内有皇

    上信重,外有诸位大人扶持,正如你文中所说:前途似海,来日方长。」王守

    仁劝道。

    「小弟奇怪,二位兄长何以对我青眼相加。」

    二人相顾一笑,王廷相道:「文以言志,我二人深信能作出《少年中国说

    》之人必爲我辈同道,我三人携手定能爲黎民百姓,爲大明江山作出一番与天

    不老,与国无疆的千秋功业。」

    可惜那文章是抄来的,看着棋盘上红黑两色棋子,丁寿心中翻滚,看得出

    来二人诚心相劝,他一直担心头上被扣上阉党帽子,如能就此摘掉自是最好,

    可若是就此投入文官阵营麽……,想着一年来刘瑾一路提携点拨,屡次交予重

    任,反观深宫内的朱厚照只作橡皮图章的不甘,如今困在诏狱内翁泰北的无人

    问津,老迈昏庸的朝中大臣彼此勾心斗角……

    「小弟请问,若是不答应,子衡兄可还会随我海东一行?」

    「海东之行乃是王事,无论如何回複,愚兄都会陪你走一遭。」王廷相郑

    重答道。

    「既如此,小弟辜负二位兄长美意了。」既然都是做小弟,爲何不跟一个

    肯信你、肯重你、肯罩你的老大,虽说这老大如今实力欠了点,结果胜负如何

    ,呵呵,二爷还真不看好朝中那几位。

    「贤弟三思而行。」

    「此事还需慎重,贤弟不妨多考虑几日。」

    「小弟主意已定。」不理二人劝解,丁寿飞快的将棋盘中的棋子放回原位

    ,红黑两色,泾渭分明,看着盘中棋子,起身长笑一声,「世事如棋人捉弄,

    纵横进退不由衷。争将夺帅拼生死,皆付世人一笑中。」扬长而去。

    王廷相看向王守仁,「我二人是否操之过急了?」

    看着棋盘,王守仁摇头道:「也许最初就不该强人所难。」

    刘瑾阴沈着脸,手中拿着几页信笺道:「这是原话,没弄错吧?」

    丘聚摇了摇头,「松鹤楼是我亲自布的暗桩,雅间内有听音铜管,记录人

    都是听写老手,不会有疏漏。」

    冷哼一声,刘瑾没有说话。

    「这小子太不安分,整日生事,如今又被人盯上了,瞧着意思还颇有意动

    ,久了怕会反水,是不是……」丘聚举掌下切。

    「这事不用你费心了,你下去吧。」待丘聚退下后,刘瑾拿着信笺的手一

    抖,几页信笺无火自燃,看着火焰将纸张吞噬,刘瑾冷笑道:「两个小王八蛋

    ,挖墙脚挖到咱家头上来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