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黄站也枉然

请认准唯一合作:邮箱/skype:live:.cid.bf487edde4f2fe



美秀今天起了个早,整理了家务,忽的想到,今天可是收会钱的日子,整个互助会,好像只剩下黄太太还没交了。还好黄太太住的近,也不过就在楼上而已,美秀先拨个电话,确定了黄太太在家,约定好了时间,就準备收钱了

  放下电话,美秀想起了还在唸书的女儿妙芬,还记得是明天吧,妙芬说要回家吃饭,由于女儿长大就想试试外宿的滋味,虽然考上了离家不远的学校,新的第一学期,还是让她住了校。不过每逢假日,妙芬还是很乖巧的知道要回来看妈妈,眼看又快到假日了,也顺便确认看看妙芬何时要回来,好準备几道女儿爱吃的菜色。

「嘟……嘟……您拨的电话将转入语音信箱,嘟声后开始计费,如不留言请挂断,如要………」美秀挂上了电话,可能是在上课吧,不方便接。好吧,去完黄太太家之后再拨给妙芬。心头有了打算,时间也快到了,美秀换了套及膝的米黄色短裙,搭了件白色小外套,略盖了住身上原有浅色背心,便出门了。

  这黄太太名叫莉芳,由于跟美秀一样,先生多不在身旁,到了大陆去跑生意,又都住在同一个社区,日子一久,二个人的交情便培养起来了。莉芳还比美秀小上几岁,不过个性大方,可能是因为从前跟着黄先生一同招呼生意,见识可也不比自力更生的美秀少,由于生性爱好热闹,常见着黄家里有着不同的人物跟着泡茶聊天,再加上莉芳也曾想过出马角逐下届里长的关係,黄家自然也是车水马龙、人烟不绝了。

  美秀来到了黄家门前,按了按门铃,不一会儿,身穿俐落裤装的莉芳已来开门,二人互相热情的招呼着。

  「莉芳啊,你把头髮给剪啦?挺好看的呢!看起来就像个女强人啊。」

  「美秀姊就别取笑我啦,天气热,剪短只是为了图个凉快,先进来坐,当自个儿家里就好,别客气啊。」

  美秀连声称谢,进了客厅,美秀髮现,平常总是人声鼎沸的黄家,怎幺不若往常热闹,只剩下了洗好的茶具还摆在客厅,空蕩蕩的。美秀问了问莉芳,莉芳问答说:「唉呀,现在还早呢,那些人总得到快中午才会来,现在刚好也让我图个清净,不然整天吵吵闹闹,我的耳朵可受不了啊。你先坐下,我去拿会钱给你,等一下啊。」

  美秀想想也是,便坐上了沙发,看了看客厅的摆设,这加大了的客厅可比自己家里的大了不少,一次大概可以打上三四桌麻将不成问题了,除了可供泡茶的这角外,还有不输给KTV的演唱设备,一细看,连投射灯也都一应俱全,看来晚点可是热闹的不像话。

  美秀屁股还没坐热,莉芳已经把会钱拿了出来,美秀办完了正事,免不了还是跟莉芳闲话家常几句,二人也算是三四天没见面,一聊起天来可也没完没了,尤其是购物经,二人互相的说起最近採买的经过,更是一发不可收捨。

  正当二人聊得正开心时,门铃声又再度响起,莉芳请美秀等一下,便出去开门。美秀眼看时间已近中午,本想就此打道回府,不过莉芳坚持要美秀留下,美秀只好恭敬不如从命。

  大门一开,只听得一个粗旷的声音与莉芳对话,没隔多久,便见得莉芳带着二个男人进来,一个长得有些工人样,个头不高,矮矮壮壮的样子,正是那粗豪的声音主人,另一个看起来倒是挺称头的,年纪大概三十出头,二人穿着一副休闲打扮,手上还提着几包看似食物的袋子。

  那壮汉一进到客厅,见到了美秀,张嘴就说:

「耶?莉莉啊,你家来了个新妹妹喔,不介绍一下?」

「什幺妹妹啦,那是我邻居,你嘛尊重点,人家女儿都快二十啦。」

「真的假的,看起来好像你女儿喔!你该保养了啦!」

  阿牛这话是有点夸张,不过美秀虽然一直以来都相当的注重自己的保养,虽然年近四十,体态容貌保持得十分得宜,一头流行的半捲髮更显得年轻美丽。

「是啊,看来你老公都没给你补充营养喔,看起来真的有点差啊。」

「要死啦,连小张你也帮着他说话,等会儿都把你们赶出去。」

  莉芳回了嘴后,便向美秀介绍起二人,壮的那个叫做阿牛,另一个叫做小张,二人都是家有恆产的田侨仔,平时除了进出股市投资外,最爱的就是来莉芳家唱唱卡拉OK,由于二人与莉芳年纪相仿,聊得来又肯出钱出力,自然是黄家的熟客了。

  这时二人又约好一起来唱歌,由于时近中午时分,便自行切了几盘小菜、带了阳春麵,逕自到了莉芳家,正好遇到了美秀。原本美秀见有了客人,想就此回家,但在三人热情招呼下,又是有面有菜,还是留了下来,準备吃完午饭再走。

  莉芳是主人,便提着食物到了厨房,换装成盘,那阿牛一副热心模样,自告奋勇的要到厨房帮忙,便只留下美秀与小张在客厅,位子恰好一东一西的坐着。既然只剩二人,免不了还是得闲聊二句,美秀主动的跟小张攀谈起来,美秀问起小张的职业,知道了小张是股市大户之后,此时正是股市荣景,美秀本就有兴趣入场,此时遇见了大行家,连忙移樽就教,请教投资法门。

  二人一谈投机,原本生疏的气氛早已消失,原本相对面的二个人,为了说话方便,也已并肩而坐,正当二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,莉芳也已端出午食,招呼起大家用餐,而阿牛不知道从哪拿出二瓶高梁,四个杯子也摆得妥当,本来美秀还想推辞不喝,但在莉芳从旁劝说之下,还是举杯小酌了起来。

  席间四人说说笑笑,美秀这才发现,阿牛外表看来粗俗,说起话来可逗趣的紧,说得大家笑声不断。也让美秀对阿牛改观,心想,莉芳这种惬意的生活方式可真错,难怪她家里总是生张熟魏的出出入入,也不见莉芳抱怨了。

  这时四人一起开心的喝酒吃饭,阿牛也开了卡拉OK,调暗灯光,开始一首又一首的唱起来。而主人莉芳也跟着旋律,配合着阿牛一同吟唱。美秀与小张二人一开始还在闲聊着,最后在一阵阵的魔音穿脑之下,也乾脆放下了心思,一同点起了歌谱,原先想回家的想法,早就抛在脑后了。

  就在边唱边聊间,二瓶高梁很快就见底了,主人莉芳自动的说要去外头买,阿牛说他也想跟着买点东西,便与莉芳一同开车外出。而二颊早已开始红透的美秀已有几分醉意,小张又唱起了慢歌,旋律优美好听,到了没歌词的段落,主动的牵起了美秀的手,示意要美秀一起跳舞。

  也该是酒精的效力,或是小张温柔的歌声,美秀不自主的被小张牵了起来,脑海里回想起的是,少女时期的高中舞会,好像也是被这样温柔的手给牵着,跳起了不熟悉的舞步,但心里头是一种害羞的甜蜜。

  此时,歌声又响起,美秀的双手放在了小张的腰上,随着歌声摇动着身子,看着小张那斯文的脸,正好唱起了歌词里的爱情甜蜜,心里已醉了一半,加上酒精的效力作祟,美秀醉眼微睁,嘴角泛起了微笑,此时歌声已尽,只剩最后几段伴奏,小张的手也由原来的纤腰上,慢慢的移往了下方美妙的圆弧顶。

  小张的脸越靠越近,「咛」的一声,小张已吻上了美秀的唇,手也不安份的在美秀的臀上游移着。小张的舌头仿若灵蛇,一阵阵的滑过美秀的贝齿,一下、二下,不几次的挑弄,美秀也主动伸出自己的香舌,与小张交缠在一起。

  小张贪婪的吸吮着,并轻巧的从美秀的舌底舔吮到舌尖,再温柔的品嚐着那小小的尖端,二人的舌头仿若有生命般的开始交叠着,小张熟门熟路,开始找寻着美秀裙上的拉链,準备退去这此不必要的阻隔。

  忽然「卡」的一声门响,原来是莉芳他们回来了,二人吓了一跳,连忙分开。但莉芳他们已经进来,虽然小张美秀还搂在一块,却是视若无睹。

  「酒买回来啦,哇,你们在跳舞啊。」这时美秀也看见莉芳似乎正挽着阿牛,一副情侣模样。「阿牛,我们也来跳一首吧,」。

  阿牛自然高声答应,这时下一首歌前奏已起,是首快歌,小张搂着美秀坐下,手上的麦剋风跟着过来,二人便开始边看着莉芳与阿牛的舞姿,边唱起歌来。

  莉芳一身贴身的缀花衬衫,把她玲珑有緻的身材凸显的出色,虽然是二个孩子的妈,腰间的肉却没多出半分。前襟开衩露出浅浅的乳沟,在舞动之间更显魅力,窄版的长裤衬得莉芳的俏臀格外有形。她与阿牛舞得热烈,浑身散发的儘是成熟的女人魅力。

  在一旁的美秀原本还想推拒小张的手,但心里潜藏的那股慾望已被勾起,反正小张也只是搂着,如果不过份张扬,自然也就由着小张。

  小张知道美秀这样算是默许了,也就不急着进攻。就在几句歌词之后,放在美秀身上的手还是开始不规矩的蠢动,原本在腰际的手已慢慢伸进了背心里,轻抚着美秀身上细嫩的皮肤,那微搔的触感,惹的美秀心头痒得难受,不由的轻哼了一声,小张也是聪明人,打蛇随棍上,进一步的拓扩领土,挥军北伐。

  小张沿着腰线顺势而上,不一会就摸上了内衣扣环,这时紧靠在小张身边的美秀,微嘟起嘴的瞟了小张一眼,示意不许。小张会意,改往前方突进,沿着内衣的钢圈,轻轻巧巧的走了半个身子,再往上移了几寸,这可摸上了美秀胸前的软肉,随着食指的开疆闢土,其余指头也是不落人后的跟上,一只手便隔着内衣或轻或重的按压着,当然嘴上还是不忘唱着银幕里的歌曲。
多久,一首歌已唱完,阿牛跟莉芳也停了舞步,鼓起掌来,这时小张伸回了手,也跟轻拍回礼。莉芳说了一句:

「哇,跳完舞好热,我去换条短裤,秀姊,你们先唱,不用等我了。」

  说完就进了房间,小张又再点了刚刚与美秀一同相拥的慢歌,将麦剋风给了美秀,示意要她唱,但手还是一般的搂着她,只是开始专心的不规矩起来。

  小张将魔手伸向美秀的股间,稍一用力,美秀的丰臀已尽入小张之手。美秀微微一震,倒也没有反对的意思,嘴上仍唱着歌。小张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这里的弹性更胜上方,不待片刻便开始搓揉起来。

  一旁的阿牛忽然起身,吓得美秀又是一震,小张也缩回了手。还好阿牛是想上个洗手间,说着也跟着离了席。美秀仍唱着歌,只是没忘给了小张个白眼。小张可不管那幺多,一手还是跟着回到了美秀的臀上,又是细心的搓揉着。

  歌曲已到了中段,小张顺着浑圆的曲线摸往下方,这饱满圆润的珍物,穿起那小小的三角裤真不知怎幺包得住,入手柔软又有着少女般的弹性,摸得小张血脉贲张,又拉起了美秀的柔夷小手,放在自个儿的裤档上。美秀又是一个白眼,但还是顺从的把玩起小张的小老弟。

  虽是隔着短裤,但美秀也感觉得到小张的强大,心里不由得浮起了异样的感觉,想到自己也好久没跟男人好过了,今天却也不仿放肆一下,

  一边的小张可没那幺多心思,待得顺势摸到底部后,小张的手探往了深沟,这里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,引得小张想一探就竟。伸出了中指,直往前去,只感到一片湿湿暖暖的热气袭来,小张得了鼓励,开始越抠越深,没几下,手指已经兵临城下,那指尖已轻触入美秀的大阴唇。

  美秀本来依偎在小张身边,随着小张的拂摸,加上又无旁人再场,姿势也变得更加侧倾,几乎就像是趴着小张大腿上头一般,此时小张已开始将中指深入缝中,另一只手也开始撩起了裙边,露出了雪白的大腿,也露出了神秘的三角地带。

  美秀这时歌也唱不下去,只是顺从的仍由小张摆弄。小张抽出了中指,将美秀按回椅上坐好,而裙子早已被撩至上方,露出粉红色的底裤,小张或轻或重的按着那饱满的阴阜,一面吻上了美秀的耳珠。

  美秀放下了麦剋风,微闭上眼,边说着:

「不…不要嘛………等等……被莉芳看见……不好……」

  小张在美秀耳边轻声的说:

「放心,他们都在后面,看不见我们,等到他们过来,我再放手,好不好?」

  美秀自也不是有心拒绝,听得小张有了打算,自然也就随他。这时美秀双腿已然大开,那里还有半分端庄的样子。而在小张的辛苦耕耘之下,美秀的淫水早已不受控製的不断冒出,随手一触都是汪洋一片,小张见时机成熟,拨开了那已吸满爱液的小内裤,左手二指又已重新插回美秀的小穴中。

  旧地重游,更是熟悉,小张开始慢速的移动手指,小穴里峰峦起伏,让小张不由更加的深入探索,而在一进一出之间更是带给美秀无比的快乐。美秀这时哪还记得刚刚的顾虑,现在反而是轻抛了个媚眼给小张,嘴角还带着不可解释的笑容。小张得了鼓励,自然更加认真,开始加快了手指的速度。

  这下可让美秀上了天,在一阵阵的快感袭击下,美秀忍不住轻掩住嘴,以免不小心发出声音来。小张还没饶过她,三二下又把美秀的内衣给解开,往上一推,二团绵绵的软肉便跑了出来,小张更不及待,张嘴便舔,对準了那小小的突起吃得津津有味,不多时,秀美胸前的小蓓蕾已经开始硬翘,而下方的穴肉开始收缩,夹得小张的手指进出睏难。小张知道这是高潮的前兆,更加排除万难,这又让美秀进一步的上了云端。

  忽然,小张感到一阵热气传出,腔肉已紧缩至极限,夹得小张进退两难,淫水又一下子涌了出来,整个沙发儘是美秀的体液,美秀身子又抖了几下,看来已达高潮。美秀只感全身乏力,却又有说不出的美好,小张聪明的吻上了美秀颈边,让美秀体会另一种的快乐。

  只听得美秀喃喃的说:

「好哥哥……可真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「还有更舒服的,要不要试试看啊?」

  美秀自然知道小张指的是什幺,虚弱的拒绝着,但小张已伸手脱下了短裤,一条已硬得发烫的鸡巴跳了出来。双手并用的把美秀身上的内裤褪至脚边,美秀欲阻无力,小张已跪坐在美秀前方,双手将美秀的二腿撑的开开的,稍一前顶,小张的龟头已开始进犯美秀刚刚高潮过的肉穴了。「不…不要…会给人看到的啦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……喔……嗯……」

  小张狡滑的只让自己的鸡巴轻触在美秀穴口上,并不急进,只是在上头轻轻的划着圆圈。美秀本来高潮过后,小穴已不再冒出爱液,但在小张这幺一磨一磨的碰触下,又开始起了阵阵的分泌。

  那种近在咫尺,却又无法得到的感觉不断剌激着美秀,美秀不断哼着,屁股更是不由自主的摇动起来,一副就是等着人家来插的骚样。但小张故做不知,还是停着鸡巴划圈圈,这可把美秀逗得骚水流得满沙发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唉哟……好哥哥…哥………」

「嗯?怎幺啦?」

「唉哟……你好讨厌………啊……就这幺…爱逗人家……」

「乖,叫声好老公我就不逗你了。」

「啊……好老公……亲老公……人家想要老公的大鸡巴……插……插老婆……快插……快嘛……」

  小张听得满意之极,更不打话,努力一挺,整个鸡巴逐渐消失在美秀的小穴内。这一下,可让美秀满足的讚歎。

「喔…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怎幺…怎幺那幺长啦……啊……啊…」

  原来美秀一直没机会看清楚小张的长短,也是小张天赋异秉,一条鸡巴比起常人又长了不少,粗度虽是一般,但也让美秀那喔的一声找不到尽头。本来美秀已準备发出歎息声,却感到小张的鸡巴不断入内,像是没有尽头似的,向下一模,还发现有着一小截还没进去,这可让美秀又惊又喜,不知自己能否吃下这幺长的鸡巴。

  小张可不管美秀心情如何,再一挺身,整只鸡巴终于完全没入穴内,这又让美秀浪得发颤, 第一次体会到被顶至穴心感觉,彷彿不在人间似的。小张抓着美秀的腰际,开始卖力的抽送起来。美秀虽然往日趁着妙芬还小,也有过几段露水姻缘,但可从没遇过这幺长的鸡巴,小张这一下一下都顶上了花心,又让美秀呻吟得一声比一声更浪。

「啊……好美……好美……哥哥的鸡巴……好长……好棒……顶到……顶到妹妹……的花心了……好舒服………快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插死妹妹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

「哥哥棒不棒啊?要不要停下来?」
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停……哥哥好会插……妹妹爱死……哥哥的大鸡巴了……好爽……好爽……」

  美秀早已忘了身在何方,原先压抑着的情绪一下爆发,完全享受在小张所带领的性爱之中。美秀双腿被小张撑得大开,下半身又被小张抓得牢牢的,在小张大开大阖的进出之下,一股股的骚水已沿着美秀的屁股边缘下,该是美秀久旱逢甘霖,又是碰上了小张这长鸡巴,这一轮猛攻下来,美秀又到了高潮边缘。

  正当美秀仍在「大鸡巴哥哥」、「插死妹妹」的呻吟不止时,躺在沙发上的美秀,忽然感觉的上方有人在看他,猛一睁眼,看见的是自沙发上方探出头的莉芳,双手盘在沙发顶,正带着一抹笑意看着她。

「美秀姊,我们…我们小张……棒不棒啊?看你爽……爽成这个样……好骚喔!」

  美秀吓了一跳,看清楚是莉芳之后,反倒安下心来,又摇起屁股迎合着小张的抽送,一边还跟莉秀说起话来。

「啊……说我骚……你个好莉芳……别以为我不知道……啊……轻点嘛……你跟阿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跟阿牛也好过一回了吧……」

「报告大姊,阿牛我还在努力呢。」就在莉芳后头,传来了阿牛精神的答话。

  其实美秀也不是笨人,料得小张再怎幺色胆包天,也不敢在旁人家里就这幺公然的搞起来。况且刚刚饮酒做乐时,莉芳与阿牛的眉来眼去早看在眼底,算是瞎子吃汤圆-心里有数了。现在反正自个也早被小张给骑上了,嘴里当然不放过莉芳了。

  原来莉芳本来是想开个小歌唱中心,多认识认识朋友,几次来往下来,社区的朋友里,就是小张最常光临,料不到在一次单独相处时,二个人也是藉着酒意相好上了。

  莉芳结婚许久,第一次红杏出墙就碰上了小张这长把子,这下可天雷勾动地火,一发不可收捨。不多久又在小张的引荐下认识了阿牛,二人各有长处,莉芳一尝就停不下手,多次与二人相好过。本来今日就跟着小张他们约好,準备再来场友谊赛,碰巧遇见了美秀这骚妇人,莉芳跟美秀本就要好,在酒席上看得二人各有好感,自然也就玉成其事,自个与阿牛到一旁乐去了。

  只是适才刚吃完阿牛的鸡巴,正準备开战呢,就听得美秀一阵阵「好哥哥」的浪叫,心里头一热,却也忍不住来看看美秀了。

  莉芳嘴里调侃着美秀,自个儿可也没好到哪去,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去向,整个人早已脱得一丝不挂,莉芳站立着趴在沙发顶上,一双俏乳正摇来晃去的,后头捧着莉芳那翘屁股猛干的,正是刚刚发话的阿牛。
  美秀自然知道这是怎幺回事,回头开始调笑莉芳。

「啊……你这小芳……背着老公偷人…小心……小心我去打小报告……让你没得爽……」

「打小报告…你敢……小张……儘管插……秀姊人面广……再大的鸡巴都挨过……别跟她客气……」

  小张自然是得帮着莉芳,答应了一声,便把鸡巴抽出,在美秀还在愰神之际,将美秀翻了个俯趴在沙发上的姿势,正好与莉芳二相对望。用力一挺,一条长鸡巴再次重回美秀的肉穴。小张边干边将美秀的上衣除掉,让美秀那大大的奶子随着抽插不断的晃动。而对面的莉芳尺寸虽然稍小,但也饱满挺实,那完美圆弧线条,也是人间尤物。

  就看得二边各自埋头苦干,美秀欢愉之余,还不忘偷看了看阿牛的表现。阿牛身形本就壮硕,那鸡巴也算是貌如其人,长度虽是一般,但却粗粗壮壮的,加上站着好使力,一进一出之间可把莉芳的阴唇带得翻出翻入的,自然也是插的莉芳发浪乱叫。

  这边美秀也是没啥好过,小张那长鸡巴可真让美秀插得受用不尽,一时间满堂春色,莉芳一时兴起,捧起了美秀的脸蛋就吻了起来,美秀自然也正在浪头上,二条香舌就这幺你来我往的深吻起来。

  平时二人虽说是姐姊淘,也都当妈妈的人,怎也没想到今天竟会同处一室,看着彼此被不是老公的男人给干着,那种滋味可也好难形容,而相互的亲吻滋味,更是让二人推向疯狂边缘。

  就在一阵你来我往的情热之后,还是小张体恤,又把美秀换回正常的传教士姿势,这种深入的性交方式,刚刚正插的美秀高潮连连,而阿牛也抽出了鸡巴,把被插得意乱情迷的莉芳也带到沙发上,跟美秀一同并列在椅子上,阿牛此时也到了最后关头,索性速度全开,犹如打洞机般的捅着莉芳。

「啊…阿牛哥哥……好粗鸡巴……插得老婆……好美啊……再插……要飞了……飞上天了啦………好老公……要上天了……妹妹要上天了啦………」

「要不要老公天天插你啊?还是要小张哥哥插啊?」

「啊…插我…插我……插死我……老婆最爱老公的……大鸡巴了……老婆要……老公……天天插……天天插……插坏也没关係……干死我……要去了……要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」

  莉芳高潮已至,全身就是一阵哆嗦,浪水更是一阵一阵一淌出来,阿牛感到被莉芳的小穴紧迫的淫水沖出,精关也是一鬆,连忙拔出鸡巴,只看得一股浓液自马眼喷出,那白色精液喷得莉秀自下巴到小腹都有着点点阳精。

  阿牛射个过瘾之后,往沙发上一站,把呈现半软的鸡巴就塞向了莉芳的嘴边。莉芳也卖乖的把鸡巴给舔个乾乾净净,还不忘娇媚的看着阿牛,那媚态也看得阿牛心头乐滋滋的。

  这时的美秀也在美妙的高潮之中,在刚刚莉芳一连串的浪声里,小张与美秀二人自然也是不落人后卖力干着,此时美秀也是陷入了高潮的浪里。连串的「亲老公」更是叫得小张几欲缴械。现时又看着莉芳淫蕩的舔着阿牛,小张一时把持不住,拚着最后武勇,再次狂插几下,也抽出了鸡巴,向前移动,把浓郁的精液偏撒在美秀胸前的豪乳上,那白白的精液随着美秀的奶子流下,显得淫乱又带着典雅。

  小张与阿牛射出之后,累得坐在一旁休息,只留下二女尚在沙发上说起悄悄话。

「天……没想到这幺爽,好莉芳,你平常可快活啰。」

  「还说呢……这二个人平时插我可插得高兴了,今天又干上了你,他们可高兴呢.嘻嘻,下次让你尝尝二个男人一起上,到时候……你就知道了。」莉芳带着神秘的说着。

「那就免了,我们良家妇女的,一个小张就够用的了,二个人的话,还是让你去享受吧。」说着,美秀也忍不往笑了起来。

  莉芳也笑着调侃了美秀几句,再带着美秀起身到浴室清洗乾净,当然还是叮嘱了小张跟阿牛二人不淮偷看--当然,在自己家洗澡,门是不锁的,如果真的有人想摸进来,那二个弱女子自然也只好张腿以待了。
           【全文完】